欢迎访问:2019久热线视频这里只有精品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骚妻丁丁

骚妻丁丁



我的老婆丁丁,现年30岁,身高168CM,因为生了孩子的关系,以前苗条的体型不再,但是身体却因为坐月子和怀孕时进补的关系,变得丰盈了许多,虽然称不上丰乳肥臀,但也算是多了几分成熟女人才有的妩媚气息。


  再加上丁丁很喜欢打扮,每次出门时,也会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,尤其是我家隔壁的欢哥。欢哥现年37岁,已婚,也有一个儿子,不过因为老婆经常出差的关系,性生活好像不是很美满。所以每次看到我老婆丁丁时,眼睛总会不时的上下打量着我老婆,好像一双双无形的手,将老婆外面一层层的衣服扒光,窥视丁丁那丰盈的肉体。虽然欢哥做的比较隐晦,但是还是被我发现了他的想法。而我虽然猜到了欢哥的想法,但是却并不为意。


  因为老婆的第一次本来就不是我的,在我之前也有过几个亲密的男朋友,性关系虽然不算混乱,也纯洁不到哪里去,所以我反而更想看到老婆在别人胯下呻吟的样子,只是怕老婆反对,还有遇到一些危险的人,因此才没有什么实际行动。


  发现了欢哥对老婆产生了性趣,这让我许久期待的事情有了开展的机会。不过我还是没有直接去和欢哥表明意思,而是想办法在去他家串门时,找到了他的QQ号,回去后,我注册了一个QQ号,加了欢哥,便慢慢聊了起来。


  和欢哥聊天一段时间后,我问他除了他老婆外,还有没有干过别的女人,这时他便说看上了对门的女人,也就是我老婆丁丁,说她有味道,真想干上一次。


  听到欢哥这么说,我心中大喜,又问她,若是有机会的话,他想不想干她。


  他说想,随后我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,他知道我是丁丁老公时,先是不信,等我打他电话时,他这才相信了,听得出他很开心。


  之后的几天里,我和欢哥便想着怎样让他可以得逞,不过我也提出了要求,就是他不能让丁丁知道,他们两个有关系的事,而每次发生关系时,都要通知我,让我能偷窥到。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,是因为我想看看在别的男人面前,丁丁是什么样子,而回到家后,她又会和平时一样,这样的反差反而会让我更兴奋。


  既然不能让我知道,那自然要想一个让他可以单独和丁丁相处的机会了,还有就是怎么下手,如果挑明的话,丁丁恐怕不会答应欢哥的请求,那只能先想个办法,让欢哥得逞一次,有了第一次后,之后再继续就简单多了。


  随即,我便想到了一个办法,我们在网上订了一瓶烈性的春药,吃下去后,会失去理智。变成一个只想要交合的母兽,这是用来攻陷丁丁最好的办法。当春药到手后,等到下一个星期天,我便准备和欢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。


  星期天的前一晚,我又怀着对明天的期待,把老婆从睡梦中拉起来,狠狠操了一回,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婆的阴道中,等待着明天和欢哥的液体在老婆的阴道中相遇。


  第二天上午。老婆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包臀紧身裙,下身穿一条性感的黑色丝袜,正在家里打扫房间,我打了个电话给欢哥,确认他已经准本妥当后,便找借口说,刚才隔壁的欢哥炖了一锅汤,可是他老婆出差没回来,不想浪费,叫我去拿,不过我有事要出去一下,便让丁丁去欢哥家拿。


  丁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她去别人家拿汤,心中有些奇怪,不过也没说什么,便点头答应,我假装离开后,其实是偷偷躲在了楼上过道上,很快就看到丁丁从家中出来,来到隔壁,敲了敲欢哥家的门。


  很快欢哥便打开门走了进去,而欢哥的手机此时也打开了视频通话,随手拿在手中,让我可以看到之后奸淫的全过程。


  「欢哥,我老公叫我来拿汤,真是不好意思啊!」「没事没事,省得浪费,丁丁,来进来,我去拿汤。」将丁丁迎入屋里后,欢哥便进厨房去盛汤,不过很快欢哥却盛着一碗汤走出来,可她却不知道这碗汤里已经被欢哥加了料,递到老婆面前说道:「我烧了实在太多,就算盛满汤壶,还多了不少,不如,丁丁你喝点吧,试试看我的厨艺怎么样?」


  丁丁先是推辞,不过耐不住欢哥的「热情」,只能拿起碗,将碗里的汤喝掉后,又夸赞了欢哥几句,欢哥笑了笑,让老婆坐下等等,他自己进去进去盛汤,其实是在等待药性的发作。透过靠在沙发上的手机,我看到坐在那里的老婆,脸色慢慢变红,身体也好像有些不自在的来回磨动,好像有什么虫子在身上爬一样。


  又过了一会儿,老婆的脸越来越红,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,厨房里的欢哥知道药效开始起作用了,便偷偷拿起身旁的电视遥控器,打开了客厅的电视,电视银幕打开,播放出了一部一男一女正在做爱的A片,不过声音很轻。


  老婆先是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坐到遥控器了,可是左右又没找到,当眼睛看向电视屏幕里,那对完全沉浸在肉欲中的男女时,眼神也渐渐变得迷离起来,偷眼看看厨房,看到欢哥并没有出来,丁丁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那电视屏幕上。


  看着电视里两个男女盘肠大战,丁丁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明显起来,并拢的双腿,也慢慢打开,手指也下意识地摸向自己两腿间,开始上下滑动,大概是药性开始发作的关系,老婆的动作越来越放肆起来,她整个人躺在沙发上,两腿分开,两根手指用力的隔着丝袜磨动着下面的阴丘,阵阵的呻吟声也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。


  看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,我便和戴着话筒耳机的欢哥说道:「欢哥,请好好享用丁丁吧。」


  欢哥这时对着沙发上的镜头,摆出一个OK的手势后,淫笑着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下身那龟头昂然挺立着,走到老婆的身后,紧贴在她旁边,突然说道:


  「丁丁,你干嘛呢?」


  被身后欢哥的声音一下,老婆一下子慌了手脚,迷离的双眼回头看去时,正好看到欢哥昂然挺立的鸡巴,竖立在自己鼻尖处,惊讶,迟疑,迷茫,疯狂·····种种表情从老婆的脸上闪过,随后巨大的欲望还是将最后的一丝理智都冲刷不见。


  只见老婆小嘴一张,一口就含住了欢哥的龟头,开始忘我的吮吸起来,享受着丁丁小嘴的吸吮,欢哥脸上也露出了舒畅的表情,过了一阵,他将老婆的头推开,将自己的鸡巴从老婆嘴里拔了出来,然后大摇大摆地坐在了沙发上,向老婆轻蔑地招了招手道:「母狗,要吃鸡巴的话,就给我爬过来。」已经被欲望压垮的老婆,完全失去了理智,竟然真的四肢着地,向着欢哥爬了过去,头埋在欢哥的胯下,一脸陶醉地将欢哥的鸡巴吞进了嘴里,忘情地舔舐起来。


  看着老婆淫乱的模样,我感到十分的兴奋,平时连口交都要推三阻四的老婆,此时竟会如此的不顾廉耻,疯狂地品尝着别人的鸡巴,实在让我兴奋莫名。


  欢哥享受着老婆胯下的吞吐,抬起手在老婆的屁股上拍了一下道:「母狗,把屁股给我撅起来。」


  老婆听话的抬起了屁股,欢哥将老婆的包臀紧身裙撩到了腰间,露出那被黑丝包裹的双臀和大腿,然后一把把老婆的丝袜连同内裤拉了下来,而那条内裤上早已满是水渍,而且中央处还有昨晚我大战后流下的精斑。


  啪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欢哥忽然毫不怜香惜玉地一巴掌拍在了老婆屁股上,响起了一声脆响,老婆吃痛,一时间停下了吞吐欢哥的肉棒,轻声叫道:「不要,疼!」「谁让你停下的,继续给我吃,打你屁股是奖赏你,不然就不给你鸡巴吃了,快点,母狗。」


  欢哥大声呵斥道,又挥手拍了老婆屁股一下,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手印,听到没有鸡巴吃,老婆急忙又低头吞吐起欢哥的鸡巴起来,而且更加卖力起来,不时还将欢哥的鸡巴整根都吞了进去。


  而欢哥也一连好几次,拍打着丁丁的肥臀,不知是不是习惯的关系,拍打一阵后,老婆的屁股也开始随着欢哥的拍动,淫荡的扭动起来,鼻中也响起了淫靡的哼声,好像很享受的样子。拍打了一阵后,欢哥便将手指伸进了老婆的骚穴中。


  此时的骚穴早已的淫水满溢,欢哥的手指很容易就在老婆的阴道中抽出抽进,扣弄了一阵后,欢哥又从沙发靠垫后面拿出了一只粉红色的电动按摩棒,打开开关后,欢哥一下子将按摩棒大半塞进了老婆骚穴中,就留下一个握柄留在外面,看上去就像老婆长了一条尾巴一般。


  「夹住了,掉了的话,等会儿就不干你,好好舔!」欢哥仰起头,闭眼享受道,而丁丁听到欢哥这么说,急忙夹紧了双腿,将臀肉收缩,不让按摩棒掉出来,不过这样收紧后,让阴道里的按摩棒动的更加快起来,一股股的淫水不断从骚穴里溢出,顺着大腿往下滑,沾湿了下面的内裤和丝袜。


  感受到更加强大的刺激,老婆更是忘情地吞吐起欢哥的鸡巴起来,手指在欢哥的阴囊上摩擦,嘴巴也快速地将欢哥的鸡巴吞入吐出,让欢哥的鸡巴完全被丁丁的口水所覆盖。


  「药效差不多了,赶紧干一次吧,我还要等她回家做饭呢。」我看了看时间,透过通话耳机对欢哥说道。欢哥抬起头对我说道:「兄弟看见没有,你老婆用惹火的眼神看着我,求我使劲插她的狗逼。骚狗逼,明白不?


  对待这样的骚逼逼要狠一点,你看着我刚才拍打她的骚屁股,越是骂她狗逼,淫水越多,屁股扭的越欢,你听到她自己还在那里说,就是骚逼,就是母狗,自己就是贱逼想让我操,想天天让主人我操,哈哈。」「哼,那就好好玩玩她。」


  我兴奋地说道。欢哥点了点头,低头对还在卖力吞吐的丁丁说道:「好了,先停一下,来,给我舔舔这个,要舔干净。」


  欢哥说着,抬起了自己的脚,放在老婆面前,老婆挣扎了一下,但是强大的药力还是让她屈服了,她低下头,开始含住欢哥的大脚指吮吸起来,好像刚才吃鸡巴一样。看到大脚指满是丁丁的口水后,欢哥示意老婆停了下来,又动了动那大脚指命令道:「自己把骚穴掰开,坐上去动!」老婆听话了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两脚跨在欢哥的脚两边,慢慢蹲下来,双手将自己的阴唇分开,此时能看到老婆紫黑阴唇下鲜红的贝肉,对准欢哥的大脚指后,一下子就坐了下去,老婆的骚穴里本就都是水,再加上脚趾并不是很粗,很容易便被老婆的骚穴完全吞没,不过可能是因为指甲的关系,老婆脸上泛起一丝痛苦的表情,不过很快又被疯狂的快感所取代,扶住一旁的茶几,忘我地上下移动起来。


  随着老婆的上下运动,那泛滥的淫水也随之不断从骚穴里流水,飞溅到地上,欢哥的脚上更是满是老婆淫水的痕迹。看到老婆如此风骚的样子,欢哥也已经忍不住了。一把拉起老婆,走到玄关前,将她对着大门处,撅起屁股,欢哥挺起鸡巴,从后面一下子就插进了老婆的骚穴里。


  「嗯,嗯,啊……快点,快点,快点插!」


  老婆不断大声呻吟着,而欢哥则扶着老婆的屁股,快速地抽插着,这时我突然又想到,对欢哥说道:「你把大门打开。」

  欢哥听后愣了愣,随即又淫笑着点了点头,一边继续抽插着丁丁,一边伸手将大门打开,大门被打开后,老婆看到外面的楼道,心中十分的紧张,可是此时已经被欢哥按住,根本动不了,只能加快了自己身体的抖动速度,希望在被人发现前,快点结束这次疯狂的性爱。


  而我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家中,透过猫眼,看着老婆在欢哥家的玄关前,撅着屁股,承受着欢哥的抽插。就这样抽插了十几分钟,听到欢哥的一声低吼后,老婆情不自禁的大声叫了出来,看来是被欢哥射在阴道里的精液烫得,反正老婆早就装了避孕环,也不会有危险,所以我也不在意。


  射出后,欢哥对着门后的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后,便又关上了门,我也关上了手机,心中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,至于现在的老婆,应该被欢哥威胁着,刚才在通话时,欢哥还拍下了老婆刚才淫乱的过程,为了不让我知道,我想老婆会就范的,这让我期待着下次老婆被欢哥享受的情景。
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奇怪的光盘 下一篇:友妻的报复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
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